结婚不久,我和新婚妻子小慧还是很浪漫的,遇上假日,我们便会四处去游览,一边欣赏各地风光,一边享受我们两人世界的甜蜜。 这一次我和小慧趁着周末来到南方这个城市,我手拖手到处游玩。因为我们想在这里住一晚而已,所以所带的行李不很多,只有我背个小包,小慧不用拿行李,所以看起来很像本地人。 很快到了傍晚,看来我们要去找酒店住一晚。因为初结婚,我们把两人的积蓄都拿去买房子,建立我们两人的安乐窝,所以身边可以零用的钱不多,五星级酒店,打算住进三星级酒店。 我们在酒店区转了一圈,想看看那一家便宜。 「咦,老公,你看看这酒店就是那很出名的X都酒店!」小慧很高兴地拍打着我的手,指着刚看到的三星级酒店。 果然是出名的酒店,电视里都有报导,这X都酒店的咖啡室里有出名多的流莺,单身男士一坐下去,立即有美女来到身边对他说︰「先生,今晚要不要有人陪你?」 「哈哈,这间应该很有趣,我们今晚就住这里吧。」我很高兴地说。 「也好,我也要看看这里的流莺是不是真的那麽漂亮。」小慧同意了。 我故意露出歹脸色,一副淫虫的模样对她说︰「不如等我先进去,看看有多少个女人被我引来?」 小慧就用力捏我的手臂说︰「你思想好坏的。」突然她双手叉着腰,摆出一副挑战的神色对我说︰「也好,你去钓你的女人,我也扮流莺,看看我值得多少钱。」 我们在街头就这样站着,对看了一阵,然後噗嗤地笑了出来,然後我们俩又再拉着手进了那X都酒店。我心里就是喜欢这个可爱的新婚妻子那麽活泼那麽幽默。 「你先去咖啡室吧,我去化妆间化一下妆,换件衣服。」小慧把我往咖啡室那边一推,她回到走去化妆间。 这里咖啡室果然很有情调,昏黄的灯光下,有很多小桌子,大都是两个相连座位,很多已经一对对地亲蜜地坐在一起,抱在一起,但很明显的,很多很明显不是情侣,四、五十岁的伯伯抱着一个相信比他女儿还要小的妙龄女人,会不会是情侣呢? 我给带坐到一个空桌,叫了两杯咖啡,眼睛看着入口,等着小慧的出现。 「先生,你今晚要不要我来陪你?」一个温柔的女声在我朵边说。 我一回头就看到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坐在我的身边,还来不及回答她,她已经把身子贴过来,她穿着短裙低胸装,我眼稍一扫,已经可以从她衣服上看到她两个又圆又大的白胸脯。 「不要了,我已经……」我轻轻推开她的肩,但她那外露的肩上的皮肤又滑又嫩,使我有点迟疑。 「小哥哥,让我陪你一晚吧,只要一百五十块就行了。」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搂着我的腰,把胸脯贴过来,这时我的手臂已经能感觉到她高低起伏的胸脯。 (顺便说一下,为了方便各地的网友理解,这里的价钱我都摺算成美金作单位。) 「小姐,请你……」我还是要推开她,小慧快要来了,给她看见就不好了。 那女孩把我的手放到她光滑的大腿上,隔着丝袜我能够感受到她身体的温暖和大腿的诱惑。 「小帅哥,只要一百二十块就行了,我陪你到天亮。」她先减个价,然後双臂套着我的脖子,主动地吻起我。我从来没碰过这麽主动的女孩,以前我追求小慧的时候,也是全部由我主动,给这个女孩一吻,我三魂不见六魄,顿时不知所措,真的和她嘴对嘴吻起来,当然只是嘴唇相吸,还不至於是法式湿吻。 我还想推开她,但她已经伸手到我的裤子,把我的拉链拉开,说︰「我懂得很多使你舒服享受的招式呢。」说完她纤细的手已经抓到我的肉棒,她用指甲轻刮着,然後用柔软的掌心轻轻按抚着,我的老二已经立即肿胀得像一条瓜那般,差一点从裤里面跳出来。 「小帅哥,你看你的老二已经接受我了。」那女孩嫣然一笑,加以她有八分姿色,差一点迷倒了我。 「不要,小姐,我已经有太太了……」我还想对这眼前的诱惑作出最後的抵抗。 「小帅哥,来这里玩的人很多都有太太的。」她把一头秀发向後一拨,把她整个俏脸都露了出来。她把我的手指放在她嘴里吮吸着,说︰「先生,你看我的嘴性不性感,等一会儿,我就会含你的大鸡巴。」 她说话竟是那些大胆直接,我的肉棒又在裤里大有动作了。 小慧已经来到了咖啡室,她已经换上今天才买的短裙,而且稍稍涂了一点口红。她天生丽质,不用化妆品,已经很清丽可人,所以她这样稍稍打扮一下,更显得艳丽极了。 侍应小姐想带她进来,她摇摇手,示意说是来找人的。 她不知道其实在这里,只有那些流莺才不需要人家带位。所以那侍应白她一眼,以为她就是来兜客的小姐。 她向我这边走来,我想推开身上那女孩,但已经太迟了,小慧全看在眼里。她朝我嘟一下嘴,刚好那女孩又在我的脸上亲着,我不能动弹,只好摇手示意。但她别过脸去,好像在生我的气。 我看她朝我这里慢慢走来,心里庆幸着,她坐下,我可以趁机摆脱这流莺。 这时在我对面,大概隔两个桌子的座位,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单独地坐在那里,他的头发已经半秃,头两边故意留了长发,然後盘在头顶上,掩饰他那难看的秃头。 他老是用色迷迷的眼光四处找寻着心目中的猎物,当他看见我妻子的时候,立即站了起来,拉着她的手臂,把她拖坐在他的座位上。 小慧给他吓了一跳,正想用眼光向我求助,但我身上的那女孩却热情地贴着我。小慧赌气地回头,顺从那男人的邀请,坐到他的座位上,眼睛还不停地朝我这边看来。 在我身上的女孩趁我注意力不集中,继续施展她的媚力。她把胸前的扣钮解开,本来已经是低胸装,现在两小片衣服左右一翻,我连她的乳晕都看见了。其实除了小慧,我从来没看过其他女人的真实乳房(在A书中看过,但那毕竟只是图片而已),所以这时候我心不禁扑扑跳。 小慧不时地看向我,见我还和这不知名的女孩在胡混,她也故意亲怩地贴近那男人,那男人也不客气地用手臂搂着她的香肩,我看到小慧好像不大自在,但她看向我,又好像要报复那样依偎向那男人。 这时我的心里早不在乎我身上那妓女,瞪大眼睛死盯着坐在对面的小慧。那男人的手搭在她大腿上。 「哇,这次可亏大本了!」我心里暗暗叫苦,小慧的大腿因为很光滑,所以她没有穿丝袜的习惯,那男人的手得益不浅啊。 小慧想推开他的手,但男人大力地搂着她,使她双手不能动弹,然後用另一手继续摸着她的大腿,他也真够放肆,在这咖啡室公众地方,竟然把手伸进我老婆的短裙里面,我看到他把短裙都翻了起来,小慧那白色丝内裤都露了出来,他的手就摸了上去,小慧连忙把他的手推开。 「小帅哥,怎样,一百二十块很便宜的了。」那女孩还继续向我兜生意,见我无动於衷,便把我右手抓起,按在她胸脯上,双手感到一阵柔软,那女孩的胸脯可不小,一只手还不能抓得住整个乳房,我不自觉地揉了起来。 小慧看到我这样,本来两颗大大的眼睛瞪得更大。那男人刚好又再用左手抱着她肩,她顺势依偎在他胸前,男人另一手搭在她的腰上,然後贪婪地往上摸,整个手掌按在小慧的圆浑的胸脯上。我看到小慧用力挣扎着,他还不放手,继续在我妻子的胸脯上摸搓着。 我再也坐不下去,把身上的小妓女推开。 「先生,你已经摸了,至少也要五十块。」那女孩板起脸来,刚才那点点温柔完全消失了。我慌忙从钱包里拿出五十块给她,她怏怏地站起身来,拿起小腰包走开了。 就在这个时候,对面那男人又趁机占我老婆便宜,他突然用那双摸她秀发的手抱着她的头,嘴唇压在我妻子的小嘴巴上面,强吻起来,小慧给他这突然其来的侵犯,也和我刚才那般手足无措,没回过神来已经给他弄开了嘴巴,来了个法式湿吻。 小慧挣扎站起身来,那男人才扬扬手示意她离开,低下头去喝他那杯放了很久的鸡尾酒。 小慧来到我身边,我们像一起渡过患难的情侣一般,拥抱在一起。我刚才以为她对我和妓女搂抱的事情发怒,也以为她会哭诉那男人强吻她。出乎我意料之外,小慧好像很开心很兴奋的样子。 「你知道那男人刚才要出多少钱?」小慧依在我身边说,「他说平常这里女孩价钱从一百块到两百块不等,他说要给我三百块,叫我陪他睡一晚。你说好不好笑。」 「嗯,他真是阔绰。刚才那个在我身边的女孩只要一百二十块呢。」我一边把咖啡递给小慧一边说,「那你怎样拒绝他呢?」 「我说要一千块才行。他立即瞪大了眼睛,没有回答我,只是忙着搂我、摸我。然後说最多四百,说是看我生得漂亮,这个价钱在这里玩三、四个女人都可以了。」小慧把她刚才的遭遇告诉我,「我说不行,一定要一千块,他就强吻了我,但最後还是出不起这个价钱。」 「哈哈,那你一夜肉金才值得四百块罗!」我取笑这新婚妻子。她娇嗔地打回我,我们又搂抱在一起,反正咖啡室里的男女很多都搂在一起。我这时看到对面那男人盯着我们,好像很妒嫉的样子。 我就故意和妻子深吻起来,舌头在嘴里交缠着,我的手又在她的胸脯上隔着衣服抚摸她两个娇人的乳房,看得那个男人咬咬牙,我心里得意极了。 当我们停下来时,我看到小慧嘴唇上的口红都有点狼藉,可能是那男人强吻她的时候弄成这样,也可能是我吻她的时候搞的。 「小慧,你先去化妆室整理一下,等会儿我们再在大堂等,我会订酒店房间的。」我说完,小慧就先离开咖啡室,我要结单。 小慧走出去後,对面那男人来到我面前说︰「老弟,你刚才出多少钱才得到那女人?」 我故意说︰「两百块。」 那男人气恼地说︰「岂有此理,我出四百块,她都不肯找我!」 我呵呵笑他说︰「她说我长得帅长得年轻,所以两百块也不计较。」气得那人脸一阵红一阵紫的。我心里暗暗好笑,他不知道那是我的妻子。 肉金(二)兴奋的娇妻 土豆 九九年七月十七日 我刚走出咖啡室,身後有个男人拍拍我的肩。我以为是那个给我差一点气死的男人,我回过头。 「哇!鬼物?」我给眼前这个人吓得差一点叫了出来。 眼前这个男人三十多岁,一张大大黑黑的白痴脸,两粒(只能用「粒」)小小的眼睛,塌鼻加上两个高高的权骨,使两个鼻孔朝天,还有像香肠那般的大嘴唇,零碎的胡须不整齐地点缀在嘴边各个方向,身体倒是很高大健壮,和我差不多高,阔度有我的两倍,我想起码有九十公斤。 他对我咧嘴笑了一笑,笑的时候嘴是歪的,还露出他那口烟屎牙齿,右边两颗门牙还襄金呢。 「小帅哥,我留意你好久了。」那男人把我拉到一旁说。 听他这麽一说,我全身的毛管都竖起来了,忙挣扎抽回手来,对他说︰「先生,我不是男妓……」 那人哈哈笑起来说︰「别怕,我不是想要你。我想你帮忙一下。你看到我这副尊容,虽然有钱,也没有女人愿意来陪我,我已经好几年没碰过女人了。」 听他这样的自嘲,反而对他没刚才那麽反感,竟然对他有点同情。 他继续说,语气很诚恳︰「我给你钱,你把我藏在酒店房里,你和刚才那女孩温馨的时候,我才爬出来,大家一起享受一下。」 这个淫虫!真亏他想得出来这个下流的事情。 我立即拒绝他说︰「先生,别误会,那女孩其实是我的新婚太太。」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钞票来说︰「先生,是不是你太太没关系,最重要的是钱!」说完塞了两千块给我,继续说,「我不会要求太多,我只是想看看你们造爱,然後也给我机会摸一下你太太,我不会有太过份的要求。」 我看着那些钱有点心动,想反正刚才小慧给咖啡室里男人搂住的时候,已经给他摸过,而这个人也只是想看看她的裸体和摸一下而已。 但很快我又清醒过来,说︰「不行,我太太一定不同意,你摸她的时候,给她发现,我就完了。」 那人从口袋里拿出两颗药丸说︰「这个是兴奋药丸,她吃了就会不知道。」 我立即摇摇头说︰「不行,我没有机会给她吃。」 那人把头贴近我的耳,害我闻到他满嘴的烟臭味,低声说︰「我教你,你在和她接吻前先把兴奋药含在嘴里,药丸就会溶解,你的舌头伸进她嘴里,就自然流进她嘴里。」 见我还在犹豫,又塞了一千块给我,然後哀求我说︰「求求你同情我生得丑陋,我只要看一看摸一下就行了。」 我看他真情流露,点点头答应他。於是我们互相介绍自己,原来他姓罗,别人叫他大罗哥,他还给我一咭简陋的卡片,上面印着甚麽农业合作社,大概是个暴发户的土包子而已。 他高兴地拿一根钥匙给我说︰「我已经租了房,你们可以省回房租。你等你太太,我先上去躲起来,事成之後再给你两千块。」说完一溜烟走了。 我心情很矛盾,我当然不愿意心爱的妻子给人家看,给人家摸,但这大罗哥也实在怪可怜,加上他出手阔绰。刚才和小慧在咖啡室里才出价一千块,这个人只要看看她摸一下她就有五千块。真想不到小慧的美貌值这麽多钱,要是真的给她知道,说不定她也会高兴好一阵子。 小慧再次出现在我眼前时,又给我一次惊艳,她全身散发着她那二十岁的青春和俏丽。两个水灵灵好像会说话的眼睛,白里透红的俏脸,刚才在化妆间里洗涤过,更显得份外迷人。她这种白里透红的肌肤是没有化妆过的,她只会在嘴唇上涂上一层薄薄的淡红色。 她的身裁没有像A片女优那般夸张,但就是很均匀,因为她的腰很纤细,所以把她的胸部和臀部都衬托得很丰满。我开始有点可能是前几世修行好,这一世才有机会娶到这麽漂亮的老婆。 我举手摇摇手上的门匙,和她一起上去酒店的房间,当然她不知道这间是那大罗哥租的。 我打开酒店房间门的时候有点紧张,担心不知道大罗哥躲在那里,不知道会不会给小慧发现。结果我四周看了一下,他应该是躲在衣柜里,幸好我们没多少行李,所以小慧根本不会去开衣柜。 浴室不大,我们不能一起冲洗,我先洗完,然後她才进去。 小慧关上浴室门时,大罗哥开了衣柜门对我说︰「谢谢你。不过为了保险起见,你要尽快用兴奋药,她找到衣柜就不好了。还有,等一下拜托你们要靠近一点衣柜造爱,我才能看得清楚啊。」他说话的神情好像比我还要兴奋呢。 我慌忙「殊」了一声,叫他别说话,关上衣柜。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真得有点担心大罗哥那张白痴脸。 小慧从浴室出来,她穿着我们特地带来的吊带低胸短睡裙,是丝质的,很性感的。她没带乳罩,一大半的奶子可以从那睡裙上面看到。 我搂住她,她也抬起头,使我轻易地吻着她,双手摸着她圆大丰满的臀部,把短睡裙拉上来,双手从她丝质内裤里伸了进去,轻轻地抚摸她的屁股。 我低下头去吻她的粉颈,然後吻她的胸部,双手已经把她的内裤扯了下去。 「啊……老公……你还是像洞房那晚那麽急色……」小慧口里虽然这麽说,但她已经抬起腿,让我容易地把她的内裤脱掉,我把她的内裤扔在地上,然後抱着她,走向床。 「老公……你别那麽心急嘛……我们还没讲好条件呢……」小慧温柔地推开我。 「甚麽条件?」我一边继续吻着她的香肩,一边问她。 「肉金!」小慧俏皮地说︰「你在咖啡室里去找,也要一二百块,我怎麽可以免费给你……」 我的手摸到她双腿之间毛茸茸地带,那里开始有点湿润。她扭着腰,不让我去碰她。 「好吧,小姐,你要多少肉金?」我知道小慧很喜欢玩耍,这次看来要玩流莺和大豪客的游戏,我当然乐意陪她玩。 「就收你一千块,和刚才那个秃鹰相同。」小慧笑嘻嘻地说。 「好吧,成交。」我说完,立即扑上去抱着她,她在我手臂之间挣扎着,叫道︰「老公……你甩赖皮……还没拿钱给我……」 虽然我钱包里有那老白痴的三千块,但怎麽可以给小慧知道呢?所以我没理她,把她抱着扔在软软的床上,短短的睡裙翻了上去,使她的私处那一小片阴毛露了出来。 「老公……你真坏……」小慧羞得反过身去,但她忘记她那两个圆大的屁股也是一样很诱人的。 我趁她看不见我的时候,把那两颗兴奋药含在嘴里,果然一下子溶化了,一阵薄荷的清香散布着整个嘴巴。我扑向小慧,把她身子扳过来,吻着她。她也很合作地张开嘴巴,把舌头伸进我嘴里,我的舌头也卷入她嘴里,那溶化的药汁也慢慢地流进她嘴里。 我的手把裙子左边的吊带拉下来,她的乳房就露在我眼前,可能是我们婚前很节制(一方面是因为她太年轻了),结婚也不久,所以她的乳晕还是很浅的棕色,而那颗乳头还是粉红色的。在我摸捏下,乳头立即竖了起来。我的嘴就朝那奶头吻了上去,轻轻地吸吮着她。 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好痒啊……咬下去……咬我的奶头……啊……」小慧开始呻吟起来。我还想摀住她的嘴,她不知道这房间里还有另一个男人,她诱人的呻吟声也会给他听见。这时我有点後悔,但想起这个第三者,又觉得兴奋莫名。